EE17外汇易 > 外汇书籍 > 通向金融王国的自由之路 >

判断力上的偏向:掌握市场对大多数人来说为什么如此困难?

发布:2016-06-07 20:00

  第2章 判断力上的偏向:掌握市场对大多数人来说为什么如此困难

  一般说来,我们都是用自己对市场的信念进行交易,一旦我们决定了这些信念之后就很难再有改变这样,当我们在运作市场时。会自以为是在考虑所有可以利用的信息。其实不然,从选择性理解方面来说,我们的信念很可能排除了最有用的信息。

  范·K·撒普博士现在你已经知道了对圣杯系统的寻找其实是一种自我的寻找。这一章将让你了解什么东西可能会妨碍你,开始意识到什么东西会妨碍你是第一步,当你有了这种意识之后,也就有了变动的能力。

  总的说来,所有问题的基本根源是如何应付我们必须定期处理的大量信息。法国经济学家George Anderla曾经测量过我们人类必须应付的信息流速度的变化。他的结论是:从耶稣时代到莱昂纳多·达芬奇时代的1500年之间信息流增加了一倍。到1750年,也就是250年之后,信息流又翻了一番。下一个翻倍只花了150年的时间,也就是到19世纪末20世纪初。计算机时代的开始又把信息流的翻倍时间减小到了5年,并且由于今天的计算机提供电子公告板、光盘驱动器、光缆以及国际互联网等等,我们当前面临的信息流量在大约一年内就可以翻一番。

  研究者们现在估计人类用我们当前的大脑潜能,每次只能摄取1%~2%的有用视觉信息,对于交易商和投资者们来说,这种情形就是一个极端了,一个同时关注着世界上所有市场的交易商或者投资者,在每一秒钟内就可以有上百万字节的信息流涌向他/她。并且由于在世界的各个角落各个时间一般都会有一些市场是开放的,因此信息流是不会停止的。而一些受到误导的交易商们实际上却像被胶水粘住了一样,停留在他们的交易屏幕上,只要他们的大脑允许,就竭力地想处理尽可能多的信息。

  一个有意识的头脑能处理的信息的容量是有限的,即使是在理想的情形下,这个有限的容量一次也只能在5~9个信息块之间,一“块”信息量可以是1个字节,也可以是成千上万个字节(比如,一个信息块可以是2这个数或类似687 94l这样的数字),举个例子,阅读以下这串数字,关上课本,然后努力把所有的数字都写下来:

  6,38,57,19,121,83,41.917,64,817,24你能记住所有的数字吗,很可能不能,因为我们只能有意识地处理7(±2)个信息块,然而每一秒钟却有上百万字节的信息在涌向我们,并且信息的当前可利用速度每年都在翻倍。我们怎么才能应付得过来呢?

  答案是归纳,删除,并且歪曲所面临的信息。我们归纳并删除大部分的信息,比如“噢,我对股市不感兴趣”这句话占据了市场上大约90%的可利用信息,可以总结为“股市信息”,然后把它从我们的考虑范围中删掉。

  我们也通过做决定来归纳一些我们确实关注的信息,“我只是想看一下市场中符合以下标准的条形图表……”,然后就用计算机来根据这些标准对数据进行分类,因此,多得令人无法想像的信息突然间就缩减成了计算机屏幕上的几条线。这几条线是我们有意识的大脑所能处理的东西。

  然后,大多数交易商和投资者们就歪曲这些归纳出来的信息,把它当做一个指标。比如,我们并不是只看最近的条形图,相反,我们认为以10天的指数移动平均,或者14天RSI(relative strength indicator),或者一个随机数等形式表示的信息更有意义。所有这些指标都是信息歪曲失真的例子然而人们交易的是“他们对失真信息的信念”,这些信念可能是也可能并不是有用的信念。

  心理学家们取走了大量的此类删除和失真的信息并把它们归类,标以“判断力方面的启发性思维”。之所以被称为“判断力方面的”是因为它们影响我们的决策制定过程:称为“启发性思维”是因为它允许我们在短期内过滤掉大量信息,并对其进行分类。没有它们我们就不可能做出市场决策,但是对于没有意识到它们存在的人们来说也是非常危险的。它们影响我们开发交易系统和制定市场决策的方式,大多数人使用判断力启发性思维的基本方式是保持准状态。一般地,我们用自己对市场的信念进行交易,一旦我们决定了这些信念后,就很难再有改变。选样,当我们在运作市场时,会自以为是在考虑所有可以利用的信息。其实不然,从选择性理解方面来说,我们的信念很可能排除了那些最有用的信息。

  很有意思的是,卡尔·波珀(Karl Popper)指出:知识的发展更多地来自于用我们的理论去努力发现错误,而不是去证明这些理论。如果他的观念是对的话,那么我们越能实现自己的信念和设想,特别是对市场的设想,并揭示它们,在市场上赚钱就越可能获得更大的成功。

上一页1 / 2下一页
上一篇:关于圣怀的神话 总结
下一篇:表象偏向

推荐外汇书籍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