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E17外汇易 > 外汇书籍 > 索罗斯访谈录 >

索罗斯访谈录(三)

发布:2016-06-09 20:42

  @但是那时你已经聘请了一些人。

  对,我们引进一些非常有天分的人,他们不是完全没有经验,就是经验很有限,他们开始学习,开始和罗杰斯讨论事情时。罗杰斯不能忍受来自底下的批评,他非常尊重我的批评,对于我的批评从来没有不满,但是他不能忍受他的徒弟批评他或与他意见不同,所以在这些人真正开始发挥生产力时,他会离奇地把他们摧毁,这样造成很不愉快的气氛,也使我们丧失这些刚刚能够独立作业的人才。因此我们公司就出现真空。我们的基金规模越来越大,但是我们自己必须做所有的工作;我们成功了,却遭遇工作和责任不断增加的惩罚,终于演变到我们的合伙关系破裂的地步。

  @你刚才说给我听的事情,你亲自向罗杰斯解释过吗?

  有,我想是我们在蒙特瑞的时候,我提出一个三阶段的策略。第一阶段是我们合力设法组成一个团队,如果这个做法不成功,第二阶段就是组成一个没有他的团队;如果这样还是不行,第三阶段是组成一个没有我的团队,实际情形就像这样子。为了预作准备,我把公司的名字从索罗斯基金改为量子基金,我说这样是为了庆祝基金规模像量子一样跳跃成长,我对量子机能的不确定原则当然很感兴趣,但是真正的原因是要把我的名字拿掉。

  @然后发生了什么事?

  我们在一九七八年开始第一阶段的策略,在一九八0年初承认第一阶段的策略无效,我们就散伙了。但是基金在整个一九八0年到八一年初,继续以惊人的速度成长,我完全独力管理这个基金,只有非常少的员工,压力变得无法忍受,这是第二阶段。这种情形导致一九八一年的危机,那年九月,我从积极管理基金方面退出,把基金的资本发交给其他经理人经管,这是第三阶段。

  @请说明一下一九八一年的危机。

  危机很早之前就开始了——大约是在我说出三阶段策略时。当时我极为成功,却极力否认自己的成就,我累得像狗一样,觉得如果自己放弃戒心,我的成就会受到威胁。那我有什么报酬呢?更多的资金、更多的责任,更多的工作,还有更多的痛苦——因为我依靠痛苦作为决策工具。基金规模达到一亿美元了,我个人的财富应该也有两千五百万美元上下,我却接近崩溃边缘。这样毫无意义,我决定和自己的成就妥协,方法是接受自己确实很成功的事实,即使这样表示我此后不再成功,也要这样做,因为我的成就是靠自我否认。自我批评。自我折磨的态度得来的。或许我会把生金蛋的鹅杀掉,但是如果继续生金蛋,而我的生活却愈来愈痛苦,这又有什么意义?我必须开始享受自己成功的果实,否则我所有的努力毫无意义。

  @在你的定义里,成功和你的生活方式毫无关系吗?

  和我的工作有关,和我的生活方式无关。一般说来,成功的好处之一是可以享受我想要的东西,但是我没有任何豪奢的兴趣,和我的财力比较,我的生活一向简朴得多,但是问题不在这里,问题在于我愿意承受的痛苦、压力和戒心的程度。

  @那么你说和自己的成就妥协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我所说的:我改变态度,接受自己很成功的事实,放弃自己的戒心,完全承认其中的危险。随之而来的是相当狂乱的时期,我不但与罗杰斯分手,也和我的第一任妻子分手。

  @你的婚姻为什么破裂?

  这是我心理混乱经历的一部分,两者没有直接关系,因为我太太一直都很支持我,很能容忍我投入事业,但是我态度的改变瓦解了我们的关系,因此带来一个相当狂乱的时期,在这个时期里,我和合伙人散伙,和太太分手,独自管理一亿美元的基金。我故意放松到当时为止所遵循的操作限制,结果很好笑,竟然是一段绩效绝对令人吃惊的时期,在随后的两年里。我们实际上每年都使基金扩增一倍,基金规模从一亿美元跳到将近四亿美元。

0
上一篇:索罗斯访谈录(二)
下一篇:索罗斯访谈录(四)

推荐外汇书籍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