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E17外汇易 > 外汇书籍 > 索罗斯传 >

第二十四章 傲视群雄(2)

发布:2016-06-10 17:41

  对索罗斯来说,这当然是值得的。在一部由美国广播公司拍摄、于1993年12月13日在电视台播放的纪录片中,他说道:“(我的基金)已变得如此庞大,以致于如果我不花些钱的话,它就没什么意义了。……似乎挣钱比花钱还容易点。我看起来往挣钱方面而不是在作出正确的用钱决定方面更具才华”。

  第三节 领袖谈《领袖》

  在对自身的认同方面,索罗斯未聊到多少危机,他似乎是一个极其有满足感的人。不过,生活的其他方面的许多东西还是令他有所感叹,这清楚地体现在了1993年7月《领袖》杂志对他的著名采访中。

  当记者问索罗斯他如何看待此时的自己时,他答道:“我是一架处于日益良好的运转中的机器,对于各种事件的发展轨迹,我十分满意。相比于我刚刚涉足于赚钱行当之时,我今天对于自己要中意得多,感到更加圆满了……如果我的更好地了解事物是怎么被综合到了一起,那将令我非常惬意。”

  总而言之,索罗斯依旧想为他50年代在伦敦做学生时所关注的那些问题找到答案。记者还问他是否有个中止点,意思是他是否会退休。

  索罗斯带者不情愿的口吻答道:“我认为那是一种失败。我会使事情彼保持在某种限度之内,以使我不会迈向那个阶段。很明显,总有事情过多以致于我无法处理的时候。”

  他是否曾觉得自己不中用了?所有很有钱的人都会不时地这么想。索罗斯呢?

  “不。在注意这种危俭并且避开它方面,我觉得自己做得十分好,我把这当成这场游戏的一部分。”索罗斯口答道。

  记者还问:“你谈到了拥有如此多的钱并以不会使你被视作自私自利者的方式来处理这些钱的责任。这是不是一件困难的享?”索罗斯答道:“我对此并不真正关心。我确信即使故事尚未开始写,它也将会被写。我不以为我有什么需要辩护的。我觉得问题是在其他方面。我究竟是我的成功事业的一个奴隶,还是我命运的主人?”“有这样一种状态,你觉得自己太成功了,可又感到离成功还有许多要做。我需要在其间取得良好的平衡,不使我被自己的成功卷至一边。我不必被吸纳进超出我的能力之外的事情中去。这就是我生命中真正的竞赛,因为这需冒风险。”

  接下来问的是一个极好的问题:如果你并没有挣这么多钱,你现在也许会在干什么呢? 索罗斯承认他也曾考虑这样的问题。他第一次这样问自己是在六十年代初他首次返口匈牙利的时候。他说,当时“我的答案是,我会当个接送游客的出租车司机,以图赚点外汇。”

  索罗斯或许把自己描绘成了一个富裕的中产阶级商人。难道他真地这么想:假如事情的发展迥然不同,就去当一个普普通通的出租车司机,为养家糊口而奔忙?

  第四节 远征欧陆

  当1993年夏天来临的时候,索罗斯正成为金融圈内一个越来越大的谜。”此时,在人们的眼中他几近于一个神话,他的每句话都被看成了是对未来的市场发出的信号。

  不过,在这个夏天出现的欧洲共同体金融动荡期间,索罗斯的观察者们发现,他们日益难以估测这位金融高手的所思所虑,并猜想他喜欢关注于金融市场的那个方面了。他就像一个坐在跷跷板上的人,时而浮起,时而落下,这可把那些试图随他而动的人弄得晕头转向。

  每个人都努力想弄清楚,当欧洲的汇率机制看来正在瓦解之时,索罗斯会做些什么。以往,索罗斯每在这个机制上打一次主意,他就获得一次成功。如今有人又开始担心他会卷土重来了。

  法国法郎正处于日益增大的压力之下。高高在上的德国利率使资本远离法郎,被德国马克吸走,这使法国货币跌到了欧共体汇率机制所允许的最低程度。投机者们都在抛售法郎,但法国人却不愿意将其贬值。

  在7月26日、星期一这天,索罗斯告诉法国的《费加罗报》他不打算拿法郎做文章,理由是:他不想让任何人谴责他破坏汇率机制。就这个表态的本质而言,索罗斯给法郎投了一张信任票,向人表明了法郎将会顶住当前的危机,而法国也不必为此而从汇率机制中撤出。

  此时的索罗斯看起来轻松自如。可是,当德意志联邦银行经内部协商,决定不变更它的基本贴现率时,索罗斯不由地颇为恼火,好像预感到自己被出卖了。“我认为这个体制即将完蛋”,他预言道。

  7月30日,星期五。索罗斯用传真向伦敦的路透社发了份稿子。他在其中声明:“在德意志联邦银行做出不降低其贴现率的决定之后,我觉得自己不再受我在《费加罗报》上作的声明的束缚了。在欧洲货币体系的基石德意志联邦银行不同其他成员的利益而行事的时候,还试图置身于货币交易之外以保护这个体系是徒劳无益的。”

上一页2 / 5下一页
上一篇:第二十三章 市场偶像
下一篇:第二十五章 我是一个匈牙利犹太人

推荐外汇书籍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