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E17外汇易 > 外汇书籍 > 索罗斯传 >

第十九章 挑战英镑(2)

发布:2016-06-10 17:41

  随着时间推移,1992年,英国政府日益陷入尴尬的境地。英国需要德国降低它的利率,但众所周知,这根本就不可能。

  英国需要改变它的政策,但这无疑将使政府动摇,甚至有可能倒台。

  梅杰不得不作出决定,他坚持英国将坚定地执行留在货币汇率机制内的政策。接着,他的财政大臣莱蒙也强调了他的观点。

  但是新闻界正在激烈反对首相不惜血本以维护英镑地位的政策,就在梅杰讲话的同时,英镑对马克比价开始低落于2.85。

  1992年7月初。

  6位货币专家联名写信给伦敦《泰晤上报》,要求英国政府从汇率机制中退出。他们要求政府降低利率以克服经济的不景气。

  但政府并不愿意降低利率,固为这将削弱货币地位,将使英镑面对投机和套汇而进一步脆弱。英国政府可以降低利率,但只有在德国际低利率时。可是德国联邦银行拒绝了来自英国政府方面的多次请求,坚决反对降低自己的利率。

  1992年7月末。

  批评声越来越多,许多金融专家质疑政府的汇率政策,他们质问梅杰在英国经济衰落面前,谁会支持他执行那样的政策。英国商界领袖要求在汇率机制内,各国采取一致的汇率,即英国货币对马克的2.60比价,他们要求降低利率至少3个百分点。

  几个月后,英国财政大臣莱蒙还是拒绝了考虑货币贬值一事。

  1992年8月中旬。

  英国财政大臣声称:“我们并不进行货币贬值”。为了回答他的批评者,他宣称:“象某些人所建议的那样,如果我们退出汇率机制,松动利率,事情将更槽,英镑将急剧贬值,通货膨胀将十分严重。

  “不退出汇率机制,我决不放弃我们的努力。”他在报纸的一篇文章中写道。

  1992年8月28日上午8时26分。

  莱蒙的立场能坚定下去似乎已不可能。几分钟前,一名财政部工作人员正在忙着把财政部门前的铜牌擦亮,使之适于电视摄像机拍摄。不久,财政大臣莱蒙出现在财政部外,站在电视摄相机前,他摄着拳头,面带微笑,好像在掩饰心中的激动。

  现场记者既在研究他的言谈,又在揣摸他的身体语言,试图探究真相。莱蒙不断地点头,通常在涉及到敏感问题时,他屏住呼吸。当他讲话时,吐词极快,显示他在极力恢复常态。他不想让人打断他的谈话,他穿着严肃,试图向人传递他的可信和可靠,但很少有人上当。

  他拒绝使英镑贬值,希望平息金融市场:以防利率上升。他相信英国在很长时间内不会退出汇率机制。他坚定他说:“为了明确英国的立场,我认为英镑不可能贬值,英国不会退出汇率机制,我们对汇率机制负有绝对义务,这就是我们的政策——我们政策的核心。”

  他重复着近来在唐宁街听到的讲话:“我们将做任何必要的事情。”这意味着政府对于利率提升,如果需要,将毫不犹豫。他不理睬其他问题,他所说的正是他所发表的:“我们正在采取行动”。

  莱蒙的公开讲话是随着英格兰银行积极干预英镑而发表的。英格兰银行购入33亿英镑,英格兰银行的这一行动试图使人明白财政大臣讲话的意图,即防止投机商使英镑与马克的比价低于最低水平的2.7780。

  当天英镑对马克的比价为2.7946,莱蒙的讲话以及银行积极干预都没产生预期的作用。“此人自身就心存疑虑”,凯瑟琳。查尔顿说,她是语言教师,是曾分析过莱蒙对《每日电讯》讲话的录音磁带的几个专家之一。查尔顿认为,莱蒙眨眼的频率就透露了他的秘密,她注意到,大多数人一分钟眨眼6到8次,但莱蒙巧秒眨眼64次。她的结论是:“通常情况下,如果你讲实话,你的眼睛较静,眨得少”。

  身体动作,眨眼频率,抛头露面,这一切综合起来透露出了一件事情,即英国政府的影响正在削弱。投机商们意识到了。

  1992年8月28日。

  莱蒙还发表了另外一次讲话,这次是在欧盟财政部长会议之后。

  是什么内容?

  他宣称,欧洲货币汇率机制内各国将不会再一致。

  这话听起来有点矛盾。

  1992年8月末。

  索罗斯曾与德国联邦银行行长汉姆·施莱辛格谈过,知道德国不打算拯救欧洲其他国家的货币。

  索罗斯从施莱辛格处得到的一个信息就是德国不会做任何损害本国经济的事情,施莱辛格不愿意帮助英国,梅杰和莱蒙试图使英国留在汇率机制内不可能。灾难渐露端倪,索罗斯开始相信一笔巨大的投资是可能的。“我们为此几乎做了6个月的准备,”一名未明身份的发言人替索罗斯说道:“现在我们终于开始实施了”。

  第五节 固执的约翰牛

  1992年9月初。

上一页2 / 3下一页
上一篇:第十八章 高处不胜寒
下一篇:第二十章 华尔街赌王

推荐外汇书籍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