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E17外汇易 > 外汇书籍 > 索罗斯传 >

第九章 我口所在,投资所在(2)

发布:2016-06-10 17:41

  在60年代末期与索罗斯共事的亚瑟·勒鲁解释说:“乔治很早就指出,人的思维必须带有全球性而不能带有狭隘的地方性,你必须了解此地发生的事情将会给其他地方带来什么影响。国此,通货并不那么至关重要。他需要的是以不同渠道得来的基本信息和在头脑中对它们进行加工,然后,他会提出一套在长时间内行之有效的方案。

  纽约银行的分析家勒鲁,在1967年和1968年曾经是爱霍德·布雷彻尔德公司大献殷勤的对象,可是他一开始就否决索罗斯的两个提案。直到1969年初,他才最终同意。在爱霍德公司里,他起初是索罗斯的助手,协助他管理这两个投资公司。此后两年多时间,他们一直并肩工作。

  为索罗斯工作是十分紧张却又使人着迷的,在那两年中,市场发生了深刻的变化,更增添紧张和戏剧色彩。勒鲁国忆说:“乔治是个严厉的监工,迫使你很投入地工作。他能控制让我眼花缭乱的世界。他甚至可以从发生在A地事件中预料它在B 地的影响。我不能把握它们的内在联系,因为我和他不是同一个层次上的人。在宏观上,他是我所见过最优秀的投资家,至于微观领域,他并不十分投入,似乎没有发挥他的潜力。

  再谈谈索罗斯的其他方面。在公司里他与众不同。甚至在华尔街地区,他也独具特色。他总是处于思考之中,思考一些重大问题,使用十分简洁的语言,大多数同事捉摸半天才能明白他的意思,甚至勒鲁也不得不略加思索。他的文风也别具一格,“我没有料到是乔治那个性突出的文笔,我们风格各异,我习惯于写关于总消费量的报告,而乔治的文风是很书面化的。

  乔治·索罗斯是杰出人物,是办公室的知识分子,见多识广,给人印象深刻,但谁能理解他呢?

  索罗斯着手写作《点石成金》大概是此时。1969年,他要求勒鲁读读其中的五章。“我一个字也没有读懂。”勒鲁解释道,他认为这并不是由于他智商低下,而是由于索罗斯文字表达能力的问题。他想从书中找到索罗斯这种理论的概要,结果让他大失所望。

  书中“反馈’”一词很让他费解,他特意去翻过字典。25年之后,也就是1994年春,勒鲁承认:“对这个词我至今不解,我不知道他试图引伸出什么意思。”

  由于和索罗斯关系亲密,勒鲁给他提过一些友善的建议。“如果你给一个不如你的人提建议,大多数人总会接受。乔治也不例外。

  勒鲁知无不言,他很率直地对索罗斯说:“你要准确表达你的思想总得费九牛二虎之力。”

  和亚瑟。勒鲁一家的交往,也许对索罗斯的一生产生了深远影响。尽管他们不像他那样声名显赫,但他不可避免地要同他们交往。而要和他们交往,他就不得不把自己的思想表达得更为清晰。这正是亚瑟·勒鲁试图告诉他的,这是一种很坦率而又友善的信息。乔治,找一个编辑。找一个人把你那些思想用通俗的英语表达出来。

  乔治·索罗斯不愿意听到这些话。正因如此,那些应邀参加索罗斯作品评论的人,大多回避。他们很清楚。既然他不愿听,又何必自寻烦恼,惹得他生气呢?

  不管是否有人能象亚瑟·勒鲁那样,领会“反馈”一词的确切含义,乔治·索罗斯认为已经是在市场中检验自己理论的时候了。这些理论能让他在竞争中取胜,他对此满怀信心。

  “我在有把握的地方投资,我不会改变投资计划。我充分运用我的聪明才智。令人十分惊喜的是,我发现那些抽象的理论,操作起来竟然得心应手。如果说这些理论说明了我成功的原因,或许有些夸张;但毫无疑问它鼓舞了我。”

  索罗斯在第二期海鸥公司仔细观察的第一家分公司是房地产信托投资公司。

  1969年,在一份广为流传的文件中,索罗斯分析了进行房地产信托投资的优势,这为他赢得了良好的声誉。感觉到了由急速发展而后衰落这一进程,索罗斯把房地产信托投资业的运行周期比作一部三幕剧,正确地预料了它将经过暴涨,然后较长时期的保持,直至最终破产。他得出结论:“第三幕至少要在三年之后,我买进这些股票很保险。这表现他极强的预测力。果然,他赢得了丰厚的利润。正如他所料,到1974年,房地产信托投资已度过了它的鼎盛时期,索罗斯开始抛售股票,获利100万美元。这些早期用以验证他市场理论的活动,极大地鼓舞了索罗斯。

  在60年代末,索罗斯把他的理论也运用于市场繁荣的集团公司,他承认:“在上升阶段和下滑时期”他都赢利。起初,他注意到高科技公司狂潮迭起,利润膨胀,对社会事业性投资者很有吸引力。索罗斯认为那些“赌博性投资经营者”的偏见可能会抬高集团公司的股票价格。他大量购进。后来,当狂热过后,他抛售集团公司的股票,利润相当可观。

  第二节 开天辟地

  1970年,索罗斯和吉米·罗杰斯携手合作。罗杰斯是那鲁大学1964年的毕业生。他是在阿拉巴马州的德马波利斯地区发迹的。

上一页2 / 4下一页
上一篇:第八章 先投资后观其变
下一篇:第十章 金色大跃进

推荐外汇书籍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