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E17外汇易 > 外汇书籍 > 索罗斯传 >

第六章 瞎子给盲人指路(2)

发布:2016-06-10 17:41

  从1961年开始,索罗斯把傍晚和周末都用在了《意识的重负》书稿的写作上,他希望通过对手稿的千锤百炼地修改,能找到一个出版商。这种经历比坐下来写第一稿更令人困惑。终于,在1963年,他把手稿寄给了卡尔·波普。赢得这位大师的赞同将是索罗斯值得夸耀的事情。能赢得著名的波普的赞同,似乎是向出版这本书迈出了一大步。虽然波普己回忆不起索罗斯何许人也,他仍然对手稿作出了热情的反应。然而,当这位伦敦经济学院的教授弄清楚索罗斯来自于共产党人统治的东欧国家时,波普曾一度表示失望。他还认为索罗斯是个美国人。这位哲学家感到十分激动,没有经历过集权统治的人,竟然能理解他所谈论的东西。波普发现索罗斯是个匈牙利人,并且直接地接触过纳粹党人和共产党人。他对索罗斯的手稿没有再进行过多的思考。他鼓励索罗斯继续考虑他的观点。

  索罗斯从来没有承认,是什么原因使他决定再次搁置他的写作计划。不过,波普对他的手稿的冷淡的反应,可能影响了他,于是做出了这一决定。对索罗斯来说,写作该书是他喜爱的一项工作。他从没有透露他是否将这些手稿给过某一出版商。无论如何,他说过他觉得这本书缺乏深度,因此,就从没有出版。

  因而,索罗斯又回到华尔街地区继续赚钱。但是,索罗斯并没有完全抛弃它。随后几年,他以这本小小的未能出版的书的思想为主要观点,写成一本书真的出版了。

  第三节 精明但不可爱

  1963年,索罗斯开始在爱霍德·布雷彻尔德公司工作,这是一家主要经营外国证券贸易的美国公司。对索罗斯来说,爱霍德公司就是他的家。这家公司的总部在德累斯顿(东德城市),创立于19世纪初期。雇佣索罗斯的人叫做斯蒂芬·凯伦,带一口浓厚的欧洲口音,公司的其他人也是如此。虽然这条街道叫做华尔街,但是,索罗斯肯定想过,某一天他会逃之夭夭,再回到欧洲。

  从一开始,凯伦就对索罗斯评价很高。“我希望我雇用的任何人都很优秀,不过,他确实是个很杰出的人。”

  索罗斯被雇为分析员,一开始,他主要是从事国外证券分析。由于他在欧洲形成了联系网络,而且他能够讲多种欧洲语言,包括法语、德语,索罗斯自然而然地成了在这一领域的开拓者。

  套利既需要知识,也需要胆略。但是,大多数的美国贸易商,知识偏狭而又不愿去开阔视野。二者奇缺。当然索罗斯不是如此。美国人喜欢抛售美国股票。对于美国公司的职员,能讲出公司名称至少是个能手,但是,对于欧洲的公司名称,他们却不能讲出。而索罗斯不仅知道这些公司名称,而且知道公司的老板。

  1967年,他成为爱霍德公司研究部主管。

  为了在美国市场上开辟道路,打上自己的印记,索罗斯在和同事们打交道时表现了某种不安定。一个坚持不愿透露姓名的同事回忆说,索罗斯很讲究商业信誉,不过,这也遭到那些信誉很差的人的指责。

  艾德格·埃斯塔是索罗斯1994年在伦敦的合作伙伴,他说,在那年代,索罗斯是一个复杂的隐秘性的人物。“你知道他很聪明,有能力思维清晰——而且很可靠。你可以感觉到他不像个很特别的人。有些腼腆。你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他是个出色的心理学家,他十分敏感……正因为他害羞,所以他采取低姿态形象。他不让人了解他的私生活。他常说些相反的事情来装点门面。他装成绝对正确的样子发表大量的毫无意义的意见。有时,他只为自己开脱。他不是个可爱的人。”

  他不可爱,但在投资分析中却很精明。亚瑟·勒鲁,60年代在爱霍德·布雷彻尔德公司与索罗斯共享,他还记得那段日子与索罗斯的接触。从哥伦比亚大学毕业后,1964年,勒鲁加入了纽约银行研究部。勒鲁追踪的一个产业是证券交易,这刚好是索罗斯在爱霍德公司所从事的工作。作为公司经纪人,索罗斯偶尔去拜访幼鲁和他的老板迈克·唐科,讨论购买哪种股票。勒鲁记得,索罗斯总是把话题从狭窄的交易业转向“世界形势”,时常谈些大的话题。

  在外国证券方面经营有方,这使得索罗斯信心倍增。他开始想建立自己的投资公司——并且试图为自己赚钱。

0
上一页2 / 2下一页
上一篇:第五章 莘莘学子
下一篇:第七章 雾里看花

推荐外汇书籍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