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E17外汇易 > 外汇书籍 > 华尔街传奇 >

崩盘的故事 2(3)

发布:2016-06-07 20:01

  有个交易所的资深职员说,不久以后,其他的交易商也赶快打电话给医生,希望自己也能装一个这样的小袋子在身上,以便在行情突然出了状况,让人措手不及的时候,能够有个临时应变的措施。

  君子动口不动手

  在股市崩盘的那个礼拜五,股票市场和期权市场都失去了理性。当天行情出现巨幅的波动,道·琼斯工业股价指数收盘也重挫了103点。股价指数在那个星期已经跌了好几百点,一整个礼拜以来市场上的抑郁气氛,在这一天达到了顶点。

  刚好在星期五,也就是10月16日这天,有一位期权交易所的高级主管,正带着几位日本官员到交易所参观,其中包括了日本大藏省次官在内。当天市场的交易异常热络,但交易商似乎都能以平常心来执行手上的单子。在市场气氛如此疯狂之际,他们还能保持轻松自在的态度,颇让这几位远从日本来的客人感到印象深刻。

  收盘的时候,很多交易厅里的人已经被当天激烈的交投搞得精疲力竭,而在股价大幅挫低后,更担心自己是不是破产了,公司会不会被迫关门歇业(那个时候,他们并不知道下星期一的情况会更令人吓破胆)。

  但对这些带着日本客人来参观的交易所主管来说,一件不幸的事情正要发生。这事儿对交易所的形象简直是一场灾难。就在交易所敲钟收盘时,一整天下来几乎让人发疯的市况,终于连脑筋最清楚、经验最丰富的交易商也都遭了殃。在交易大厅上,有人因为几笔交易有争议而开始吵了起来,并且动手干上了。这些人相互拉扯推打,立刻吸引了日本客人们的注意,他们好奇地看着这一幕拳打脚踢的场面,然后询问场子里发生的骚动是怎么回事。

  这位主管很高明地提了一个日本官员们能够理解的说词。

  他说:“这是我们收盘的一种仪式”。说完,就把他们带到别的地方去了。

  日本官员听了之后,点点头,笑了笑,对交易场子里这种具有仪式作用的演出表示了赞同。

  我的故事

  1987年10月的时候,我到芝加哥旅行去了。平常报道财经新闻的工作忙得让人喘不过气来,刚好可以利用这个机会休息一下。我有个认识多年的好朋友,在医学院念书,那时候正在芝加哥的西北大学接受训练。老朋友了嘛,他问我想不想和他一起到芝加哥的街头逛逛,保证每个人都能从瑞旭街(RushSt肥t)到密西根大道(MichiganAvenue)这一带找到自己喜欢的乐子。

  这么好的建议谁拒绝得了。我打算去看看芝加哥的景观,听听这个全美第二大城最有名的爵士乐,参观一下让人叹为观止的艺术研究院:ArtImtitute),然后再到吉奥达诺餐厅(G沁出Lmlo),吃吃分量像巨无霸那么大的菠菜比萨。这样的旅程安排真的很棒,我诚心诚意地向各位推荐。

  当然,我对衍生金融商品这玩意儿也感到非常好奇。这种投资工具在当时越来越受到投资人的欢迎。吊诡的是,股票期权和股价指数期货的大本营,都设在芝加哥这个地方。它们交易的地点,就在梅勒德做主席的商业期货交易所,或是阙珀文(BhkeChapman)所主持的期权交易所。在我开始计划这趟行程的时候,就打算给自己留点时间,到这个衍生金融世界的圣地来朝拜一下。这几个交易所的位置,就在拉萨尔街和威克衔(Whacker)的转角处。

  很吊诡地,就在我原来计划要到芝加哥的那个星期左右,期权交易所刚好规划了一个交易训练的课程。于是,我很快更改了行程,把出发的时间移到1987年10月17日。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这次的休假计划,竟然会变成整个职业生涯中最有价值的经验。

  出发到芝加哥之前的那个礼拜,金融市场的走势出现大震荡,波涛汹涌。电脑程式交易和投资组合保险的投资手法,使得股市顿时天旋地转,摸不透方向。这种操作手法大量运用和选择权和期货有关的投资策略,十分复杂,而我在短短几天以后,就会站在第一线上,实地了解这些东西所带来的影响。我离开洛杉矾前往美国诗人桑德柏描写的神秘之都时,刚好是10月的第三个礼拜。

  大概是命中注定吧,接下来的那个星期一,刚好是所谓的黑色星期一,也就是股市大崩盘的日子。不用说,我原来打算要参加的选择期权训练课程,被取消了,原来有25个磐伟博公司派来参加课程的经纪商,也立即被调回办公室去应付慌了手脚的客户。

  至于我自己,则在事先没有计划的情况下,为则FNN财经电视新闻网作了第一回合的立即实况报道。后来也接着作了很多次现场报道。而地点,就在全国交易最慌乱,受到冲击最大的交易所现场。当天我对股市崩盘所作的实况报道,总共不下7次。对我来讲,这可真是收获最多的一次“休假”了。后来,我整个礼拜都留在那儿工作,并且经常从选择权交易所的大厅作现场报道,向满头雾水的观众们解释这种稀奇古怪的衍生性金融商品,到底在这个令人难忘的星期里,对金融市场造成了什么样的影响。

上一页3 / 4下一页
上一篇:崩盘的故事 1
下一篇:街谈巷语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