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E17外汇易 > 外汇书籍 > 华尔街传奇 >

投资人的故事 3

发布:2016-06-07 20:01

  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哈山公司(Hartz MouLnlbln)制造的东西你大概看过,就是那种用来抓跳蚤的工具,它是包伦在早期曾经放空过的公司之一。在70年代的时候,哈山公司专卖捕蚤器和狗狗的玩具,由于当时美国几乎家家都养宠物,因此也就成了人人都知道的公司。后来,他们销售的产品样式不断扩增,因为除了狗狗以外,他们也照顾到其他宠物的需要,像是猫咪和小鸟等。不过,老猎犬在追捕猎物之后,毕竟会感到疲惫。同样地,当这家公司的业务开始显现疲态的时候,包伦就像只金丝雀般地,开始在华尔街唱起歌来了。

  包伦记得,哈山公司的股票开始公开上市时,每股大概是18美元。后来很快地大幅攀高,在短短的几个月内,几乎就涨了l倍。包伦仔细地分析了该公司的财务状况,对未来的前景并不看好。那个时候,包伦觉得这家公司像是身上长了跳蚤的狗一样,本身就有问题。在哈山公司的营收里,有20%是来自捕蚤器的销售,这还算好,但在获利方面,则有30%是来自这项产品,这就有问题了。这表示公司对单项产品的依赖大得离谱,这不是好现象。在嗅到了这些问题之后,包伦在稍高于30美元的价位,卖空这家公司的股票,该价位差不多是当初公开发行价格的1倍,同时,他也鼓励其他的交易商和投资人这么做。果然,哈山公司的股价开始下滑,让公司的老板觉得很不爽,他们的股价曾经攀上高峰,根本还不打算下来。

  哈山公司的老板名叫史登(1jDllgrd Stem),他被包伦放空的手法给惹毛了,于是到包伦的公司去找他。包伦还记得当时的情况。他说,两个人见了面,话不投机,于是相互对吼,最后史登气不过,把鞋子脱下来,拿在手里对着包伦的办公桌猛敲。那样子让人想起俄国头子赫鲁晓夫(MkitaKNschev)在联合国大声咆哮的狠劲。当时,赫鲁晓夫威胁着要把美国这个头号敌人干掉。史登稍微温和一点,比较像个外交官,他威胁要提出控告。但最后,史登的威胁和赫鲁晓夫一样,都是空炮弹,包伦占了上风,得到最后的胜利。

  虽然史登极力辩称包伦是错的,但哈山公司的股价还是应声下挫,跌到每股只剩下8美元。同时,该公司的获利状况每况愈下,更让股价的表现有如雪上加霜。包伦后来就在每股8美元左右的价位,回补了当初卖空的部位,每股净赚了22美元以上。

  史登当时虽然很气,但他可不是个傻子。他在每股12美元的价位,及时把股票从股东手里给买回来。从某个角度来看,由于包伦的帮忙,他才有办法以低价把公司的股票买回来。

  在史登把公司的股票买回来不久,包伦决定打电话给他。根据业内的说法,包伦这个动作,还真是有种。

  包伦在电话里说:“老史,你知道,你是靠我才有办法在这次作得那么漂亮。我打电话给你的目的,是想说,你现在手里有很多钱,需要有人帮你管理,何不干脆让我来帮你管点钱?”

  史登一听,大叫:“你疯了吗?”他有点吃惊,没想到这个让他的股票大跌的小子,竟然会打电话来要和他作点生意。

  不过,两人之间终究是没有退路了,不可能再破镜重圆,包伦和史登从此再也没有和对方说过一句话。

  大夫,我在那个的时候,觉得会痛

  包伦另外还有一个放空的例子,也是他最喜欢的。这故事和一家在市场上诈骗敛财的公司有关,这家公司的名字是美国手术中心(AnlericanSu职叮Centers,ASC)这档股票可让不少投资人尝到苦头。它是在资本主义的井里下毒的那只手,纵使这个事件在金融市场的历史里,只不过维持了短短的一段时间而已。

  包伦记得,那是在1983年一个很平常的日子里发生的事。当时,小型股的投机风潮正在热头上。投资人在华尔街一窝蜂的抢,不管什么阿猫阿狗,只要是公开发行的股票,都抢着要。高科技公司也好,医疗机构也罢,甚至于制造电视游乐器的公司,都是市场上的抢手货。

  那一天,包伦正在公司上班,忽然有人敲门,打乱了他每天的例行工作。进来的,是一个长得很粗壮的男子,以及打扮得妖艳丰满的一个金发女郎,完全一副在42街拉客的妓女的味道。他们走进办公室,打算把这辈子最好的投资机会推销给他,也就是美国手术中心的股票。这个身材魁梧的生意人经营的,是专为门诊病人设立的手术中心。当时,这种诊疗中心正快速地取代一般医院的急诊室,让需要治疗的人多一个选择。包伦还记得,这个人的外表,倒像是个对工作环境不满的码头工人,他经营了四家或五家这样的诊疗中心,每一家都赔了一屁股的钱。

  虽然如此,美国手术中心的股价却依然持续攀升。1983年小型股正热门的时候,该公司的股价在几个月里,就从0.5美元跳到2.5美元,由于投机风潮太过炽热,投资人根本不管实际的状况如何,就因为公司的经营理念很新,让人感到兴趣,于是闷着头买了他们的股票。

上一页1 / 5下一页
上一篇:投资人的故事 2
下一篇:崩盘的故事 1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