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E17外汇易 > 外汇书籍 > 华尔街传奇 >

华尔街的女人(2)

发布:2016-06-07 20:01

  刚开始的时候,蜜姬真是到处碰钉子,样样都不顺利。她应征过联合国的工作,但因为只会说一种语言,因此败兴而归。她有个表哥,名叫罗思曼(A1vinRD6ermm),担任过美国驻联合国大使。不过,他没办法给她从事外交工作所必备的条件,也就是大学文凭和第二外语的能力。接着,她试着向华尔街叩关。当时最大的公司美林证券,也因为她没有文凭而浇了她一头冷水。于是,她决定要说谎,下一次找工作的时候,她就说自已是个大学毕业生。后来巴克公司(Ba山盼ndCc)m四叮)录用了她(该公司后来被普天寿证券给购并)。她一直到后来向纽约证券交易所申请会员席位的时候,才说破了当初撒的这个谎。那时候,她已经证明一个人只要有勇气和胆识,就算没有大学文凭,也照样可以在华尔街这个金融重镇出人头地。她在1954年12月开始到巴克公司上班,担任实习分析师。在头6个月里,她学着为几种感觉起来很俗气的产业作财务分析,像是化学、铁道、巴士,以及货运业等。6个月的实习阶段结束后,她的努力得到公司的赏识,因此被升为资深分析师。虽然她必须多负担相当多的责任,但薪水却没有增加太多。不过,蜜姬还算是够幸运了,她所负责分析的,都是当时成长很快的明星产业。要评估这些企业的获利状况,就得依赖传统的会计方法才行,而蜜姬在学校刚好就学过这方面的东西。事实上,从会计的角度来看,美国当时最受瞩目的新兴产业里,有三种是很难搞懂的,这三种产业是航空、电影、以及电视。它们用的会计方法很复杂,神秘兮兮的。不过,蜜姬觉得这几个新兴产业很有发展潜力,因此在平凡而乏味的50年代里,她就因为能够看准这些声色撩人的产业动态,而让自己声名大噪。她在巴克公司前后共待了3年,刚进去时的起薪是每周65美元,而离开的时候也不过是135美元。在闯出一些名号以后,她陆陆续续在华尔街换了几个工作,而且往往因为性别的关系,拿的薪水都很低。后来她进了胥尔兹公司(Shlel此&G)nlpany,和现在华尔街的sheld5 & Co.是不同的公司),他们给她的薪水是9000美元。这是她有3年工作经验之后所得的薪水。相对地,当时刚离开学校的男实习生,就可以拿到8500美元,蜜姬曾经三次因为薪水比男同事低而决定换工作。后来她自己出来开公司,原因之一就是因为在这方面一直受到不公平的待遇。

  不过,在她工作的那段期间,倒是连续碰到好几次幸运的事,大部分都和客户有关,因为她帮他们赚了钱。在华尔街这个地方,没什么比帮客户赚钱更重要的事了。如果你做得到这点,你就可以从他们那里得到不少好处。一旦这样的关系建立了,那么你的性别是男是女,其实就不是个问题了。蜜姬厉害的地方,在于总是能帮客户赚到钱。蜜姬从华尔街的男人身上,也学到了不少东西。例如,她就从斐寇(DavidFlnkel).那儿,学会讲四个字母构成的骂人脏话。斐寇开了家叫做斐舍沃(Finkel,Seskus,Walsteder)的证券公司。蜜姬也在那儿待过一阵子。斐寇说起脏话来,就像柴娥朵(JuliaChild)做菜的时候使用香料的手法一样,又豪爽,又有大将之风。有一次,斐寇问蜜姬有没有打电话给蔡宜,拉拉生意。蔡宜在60年代的时候,是个叱咤风云的基金经理人。蜜姬回答说,没有,而且她觉得没什么东西可以卖给蔡宜。斐寇听了之后,很直接地回答:“谁鸟你有没有东西要卖给他,你打电话给蔡宜就对了。”后来,蜜姬打了这通电话,而且很快就学会了如何使用市场的语言。学会了这些,对蜜姬适应环境很有帮助。蜜姬很努力地学习各方面的事情。她还记得,当时还必须学会男人拿酒杯的样子。在华尔街,很多生意都是在吃吃喝喝的时候做成的。于是,华尔街一大票的业务人员,除了要知道怎样把钱留在口袋里以外,也得知道如何把酒偷偷藏起来,以备不时之需。就有这么一次,几位洛克希德(1Jckheed)公司的高级主管,在开完会后打算送蜜姬回家。不过,这群人前脚离开饭店,后脚就在马路右边第一家酒吧停了下来。出来以后,他们过了马路,又进了左手边的头一家酒吧。他们如此曲曲折折地过了10条街道,蜜姬才总算到了家。在外头和男人们辛苦地混了一个晚上以后,她终于得以摇摇晃晃地爬上床。好几年以后,洛克希德公司的营运遇到很大的麻烦,联邦政府被迫得想办法对这家飞机制造公司伸出援手。当时,蜜姬动手写了一份报告,除了分析该公司遭遇的问题以外,也谈到这个情况对整个航空业可能造成的影响。这份报告被送到国会,并影响了国会的决定,同意援助洛克希德公司。蜜姬帮的这个大忙,该公司一直都没有忘记。

上一页2 / 6下一页
上一篇:交易室里的风光
下一篇:尔虞我诈的华尔街 1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