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E17外汇易 > 外汇书籍 > 华尔街传奇 >

场内交易商(2)

发布:2016-06-07 20:01

  根据施勃伦的说法,好几年以前,就有这么一位先生和几个同事一起到这家酒吧来。这位仁兄的名字我们在此不去提它。这几个人在经过一整天让人疯狂的工作之后,都觉得疲倦了。不过,累归累,还是有力气来这喝点酒,享受一下酒馆里的温柔。这个老兄人头很熟,当地很多人都认识他,由于他身上穿戴着非常昂贵的饰品,手上戴个劳力士金表,还套了个很大的金戒指,因此坐在酒吧里的上班小姐注意到了这只肥羊。在华尔街工作的年轻小伙子,口袋里经常都装着刚刚赚来的大笔钞票,他们除了白天在市场上过关斩将赢得胜利以外,往往也希望能在其他方面有所斩获。后来故事是这么说的,这位仁兄在经过一整天的工作压力后,下定决心要在当天晚上冒个险,大胆地采取行动。于是,他看准了坐在酒吧里的一个女郎,对她展开了攻势。事实上,他是个结了婚的人,住在市郊的住宅区,不过,当他工作得太晚,或是第二天一早就得上班的时候,就经常会在城里过夜。还好,这位老兄不用把当晚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向老婆解释,他只要告诉朋友到底是怎么回事就行了。准备好采取行动以后,这个交易商果然和酒吧里的那个上班小姐勾搭上了。哎!有些交易商在诈骗客户方面是很在行,但比较起来,这些小姐显然更知道如何把钱从交易商的口袋里给骗出来。在两个人离开酒吧之前,那位小姐偷偷地在他的饮料里放了迷药,等到两人进了附近的旅馆,这位老兄便不支昏倒在地,失去了知觉。于是,她趁机把他戴着的珠宝全部偷走,也拿走了他的钱包,以及身上所穿的衣服和鞋子。施勃伦的说法是,这些小姐们为了保险起见,通常会在得手之后,顺便把那些风流鬼的衣服和鞋子一起偷走,以防他们在下手后不久就醒过来。她们通常都能把偷来的珠宝转手卖出去,从中大赚一笔。从很多角度来看,我们很难把这样的小姐称为妓女,因为很少有人真的和她们的客户上床。实际的状况是,客户是上了床,但她们却没有,而当这些冤大头醒来以后,她们早就溜之大吉,不知去向了。故事里头的这个交易商,第二天上午醒了过来,发现全身被剥个精光,所有的东西都被偷走了,以市场的术语来说,他等于是在没有避险的情况下,持有空头的裸部位(naked short),也就是让自己完全暴露在最大的风险之下。不过,他不能在这个时候跑回家,到老婆那里拿衣服穿。从技术上来讲,他在前个晚上并没有真的犯下通奸的勾当,因此没什么要隐瞒的。不过,要向太太解释说,如果不是因为被下了药而失去知觉,然后被洗劫一空的话,应该就可以在外头和别人来上一腿,享受一夜风流,这也实在很难。除此以外,他还得赶回纽约证交所的交易厅,但在这样的情况下,也没办法马上到公司上班。

  在没法子可想的状况下,他只好拨了个电话到办公室,拜托同事先透过电话帮他把旅馆的费用付了,然后把一套衣服和计程车钱一起送过来。这些事情同事们都照办了,但令他不知所措的是,他们送过来的那套衣服,并不是普通的西装外套、长裤,以及领带,而是一件尺寸很大、白色的免宝宝装,上面还有一对长长的、会前后摇晃的耳朵,后面则连着个毛茸茸的棉布尾巴。他是准时到了上班地点。不过,在门口却被一个没有幽默感的警卫给挡了下来,并且郑重地告诉他,根据交易所的规定,要进入交易大厅的话,就得穿西装打领带才行。这个交易商急忙争辩着说,他身上穿的虽然是兔宝宝装,他总归也是一套服装,因此应该淮许他进入交易大厅。警卫看看他的模样,心生怜悯之情,于是放他一马,而他也赶忙往平常工作的位置走过去。后来,他的朋友觉得他那样子实在可怜,就帮他买了一套比较像样的衣服让他换上。一直到今天,场内交易商还会提起这么一件事情,他们说有天某只兔子在别的地方干了臭事以后,竟然跑到华尔街来了。[同样的故事,另外还有个版本。其说法是,这个交易商当天晚上根本就没有勾搭什么妓女,只不过是在回到旅馆的时候,由于酒喝得太多,醉得一场瑚涂,因此勉强爬到浴室里,连衣服都没脱,身上的东西也没拿下来,就冲了个冷水澡,希望能在酩酊大醉后让自己清醒过来,到了次日上午,发现找不到衣服穿,因为原来身上穿的皱成一团,堆在浴室的角落旁,被挡在门的后头了。从这里开始,故事的说法就和前面说的一样了,亲眼目睹这件事的人说,他们第二天真的看到这个交易商穿着免宝宝装出现在交易大厅里,他们还特别证实了这件事情。不过,这个部分我们原来就知道是真的。]九万美元的可乐在50年代,纽约华尔街是由寇尔曼(John Goleman)在当家作主。他是个虔诚的天主教徒,专门负责替天主教教会管理资产。据说,他的势力大到可以控管整个纽约市,除了市长魏格纳(Wagner)和担任枢机主教的史贝曼(Spllnan)之外,他是第三个对市政拥有绝对影响力的人。有的人很怕他,有的人对他恨之入骨,但无论如何,他曾是华尔街最具有实权的人物之一。

上一页2 / 7下一页
上一篇:一个很久以前的故事
下一篇:期货交易所的笑话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