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E17外汇易 > 外汇书籍 > 股票作手回忆录 >

第九章 投机客一定不能只是个学生,他必须同时是学生和投机客(2)

发布:2016-06-06 09:27
>

  “利温斯通先生,您当然不是指按市价成交吧?”他看起来就好像是他担心成交价不好造成巨额损失,但我只是对他说,“抛!别争了!”

  那时布莱克兄弟,吉姆和奥利正在交易厅,他们听不见我和发报员的对话,他们本是芝加哥著名的小麦期货商,现在又成了纽约举足轻重的股票交易商,他们非常富有,也是股票大玩家。

  我离开发报员想回到我在报价牌前的座位时,奥利夫布莱克笑着向我点了头。

  “你会后悔的,拉里。”他说。

  我停住脚步问他,“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明天你又得把它买回来。”

  “把什么买回来?”我说,因为除了那个发报员以外,我对谁也没有提过什么。

  “安纳克恩达,”他说,“你会花320把它买回来,你这举动可不怎么样,拉里。”他又微笑起来。

  “什么举动不怎么样?”我看起来挺无辜的。

  “在股市上抛出你的八千股安纳克恩达,而且事实上是坚持抛。”奥利夫布莱克说。

  我知道别人都觉得他很聪明,因而他常常根据内幕消息做交易。但他怎么知道我的事的,我就不清楚了,我确信办事处不会出卖我。

  “奥利,你怎么知道的?”我问他。

  他大笑起来,告诉我说:“是查理·克里特兹告诉我的。”查理就是那个电报发报员。

  我说。但他并没有离开位子呀!

  “我听不清你们俩在嘀咕什么,”他轻笑着,“但他向纽约发报的时候,我可听清了每一句话。几年前,别人把我的口信发错了一行话,从那以后,我就自己学会了电报密码。我像你刚才一样用嘴去告诉发报员的命令我必须弄清楚他到底是不是按我的意思发出去的,我知道他发的东西可是以我的名义发的,但你一定会后悔你抛出了安纳克恩达,它会涨到500呢。”

  “但这次不会,奥利,”我说。

  他盯着我说,“你倒很是自以为是嘛。”

  “不是我自以为是,是行情记录。”我说,其实那儿没有自动收报机,所以没有行情记录,但他明白我的意思。

  “我听说有些家伙,”他说,“看着行情记录却看不到价格,只像看火车时刻表一样看到股票的来去,但好在他们住在病院的小病房里,墙四周都有软垫,他们伤不着自己。”

  我没理他,因为那时发报员给我送来了一份便函,他们已经以299 3/4的价格替我抛出了五千股,我知道我们这儿的报价不是很及时,我通知发报员的时候,帕姆海滩的报价牌上的价格还是301呢,我非常肯定在纽约股票交易所正在抛出的股票实际价格还要低一些,因而要是那时候有人想以296买走我手上的股票,我会开心死了,会马上接受。所发生的一切说明我交易时从不用限价指令是正确的。假如我将抛出的价格限制在300以上,那我就脱不了手了,不行,先生们!如果你想平仓,就赶快,别犹豫。

  现在,我的股票买进成本价约为300,他们以299 3/4抛出了五百股,当然是整五百股,以299 3/4抛出了一千股,接着以299 1/2抛出了一百、299 3/8抛出二百、299 1/4抛出二百,最后一部分是以298 3/4抛出的。抛最后一百股的时候,哈丁最聪明能干的经纪人也是花了十五分钟才脱手的。他们也不想价格差别太大。

  我接到最后一部分多头头寸脱手的报告那一刻,我开始着手办理我上岸来真正想做的事,那就是做空股票。我只是不得不这样做。可天哪,人们又开始谈论牛市了,而股市的发展进程却告诉我回升已经结束了,做空是安全的,无需再考虑了。

  第二天安纳克恩达开盘价低于296,奥利夫·布莱克本来正等着进一步回升,早早地就来观望。我并不知道他做了多少多头,或者是否是多头。但他看到开盘价的时候却再也笑不起来了,晚些时候,那支股票仍继续下跌,最后我们又得到报告说在交易所已找不到买家了,他更笑不出来了。

  当然,那就是任何人需要的全部认可了。我帐面上不断增长的浮动赢利一时比一时提醒我,我是对的。自然而然的,我又抛出了更多的股票,各种股票!那时是熊市,各种股票都下跌。第二天是星期五,华盛顿的生日,我不能呆在弗罗里达钓鱼了。因为已经建立了巨大的空头头寸。在纽约有人需要我,是谁呢?我自己!棕榈海滩太远,太偏僻了,电报往返就花费了许多宝贵的时间。

  我离开棕榈海滩来到纽约,星期一我得在圣奥古斯丁逗留三个小时等火车,那儿有一个经纪人的办事处,我自然而然地在我等火车的这段时间去看看股市动向。安纳克达在我最后抛空那天以后又跌了好几点。事实上,它一直都在下跌,直到那年秋天一次大的崩溃。

上一页2 / 5下一页
上一篇:第八章 在多头市场看多,在空头市场看空
下一篇:第十章 总有一个错误在你前边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