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E17外汇易 > 外汇书籍 > 股票作手回忆录 >

第五章 不要失去你的头寸(2)

发布:2016-06-06 09:27
>

  我不得不提前一个小时就开始研究,这是我在世界上最大的对赌行恐怕也学不会的。我对交易报表、铁路收支及各种金融和商业统计很感兴趣,当然我喜欢大的投机,难怪人家叫我投机小子,同时也喜欢研究股市行情,凡是有助于我投机的事,我都喜欢做,在解决问题之前,我得好好分析它,一旦我认为已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我就要验证它,当然,验证的唯一办法是用我的钱。

  进展好像慢了点,但是我认为已学得够快了,因为总的说来,我赚钱,如果常常赔本,也许会激励我更加努力研究行情。当然我还有很多错误没被发现,如果赔多了,我就没有足够的钱检验我的投机方法。

  在富勒顿研究赚钱的交易时我发现,尽管我经常判断股市行情、走势百分之百正确,然而我并未因此而赚到够多的钱,为什么呢?不完全的胜利同失败一样需要进一步研究。

  譬如,股价一开始涨,我就买进股票,并且股价按我预测继续上升,这验证了我的看法,直到现在,一切顺利。但是我还做点什么呢?唉,我听从了老行家的话,我抑制了我年少的冲劲,我决心小心谨慎地投机,就会赚钱。我正是这样做的,更正确地说,我尽可能地这样做。每个人都知识逢低买进,逢高出货的道理。我所做的也正是这样,或这是我想做的;因为我常常在获利了结之后,再等待永远不会来临的回档。我保守的口袋里安全地躺着四点的利润,但却眼睁睁地看着卖掉的股票再飞涨十眯。人们说落袋为安绝不会变穷。当然,你不会。但在多头市场里赚上四点就走,你也不会致富。

  在该赚两万美元时,我仅赚了两千美元,这就是保守带给我的结果,在发觉我仅赚了我应该赚的一小部分后,我发现了别的东西,就是经历不同的投机者之间是有区别的。

  新手什么也不懂人人都知道这一点,他们中多数是同一类人,很少人认为华尔街不欠他们的钱,在富勒顿常常也是这样一群人。各种级别都有!不过,其中有一个老家伙与众不同。首先,他年龄较大;其次,他从不主动给人出主意,也从不自夸他赚到了钱,然而他最善倾听别人打听的小道消息,也就是说,他并不势衷于打听内幕消息。但是,如果有人告诉他小道消息,他会很客气地表示感谢。若小道消息确实有效,有时他会再次表示感谢。但是,如果它不灵,他也不抱怨,因此,谁也不知道他是否采纳了它。传说这个老家伙很富有,交易量巨大,但从不频繁进出,至少谁也没看到过。他名叫帕特里奇,人们背地里称他火鸡,因为他胸肌很厚,下巴放在胸上,习惯在各个房间窜来窜去。

  那些急不可待地投资者总是把失败归于别人,他们常去请教老帕特里奇,告诉他是知内情的朋友建议买卖某支股票,他们采取行动前都希望他指点迷津。但是无论内部消息是要他们买进,还是要他们卖出,老家伙的回答总是相同的。

  投机者倾吐了他们的困惑之后又问道:“你认为我应该怎样做?”

  带着慈父般的微笑,老火鸡把头一偏,打量着他,很有激情地说:“你知道,这是个牛市。”

  我经常听见他说:“唉,你知道,这是个牛市。”就好像他在讲述一句智者缄言一样。我的确没有领会他的意思。

  一天,一个名叫埃尔默·哈伍德的人急急忙忙地跑进办公室,写了一张委托单,交给办事员,然后又匆忙地要见帕特里奇。此时帕特里奇正在倾听约翰·法里诉苦,听说基恩给了他的经纪人一张订单,约翰的100股只赚了3个点子,然而他卖出之后3天就上涨24个点子,至少4次约翰向他诉苦了,然而老火鸡只是同情地笑笑,好像是第一次听到。

  埃尔默没有向约翰表示歉意,就直接向老火鸡走去并且说:“帕特里奇先生,我刚才卖了我的克莱曼汽车公司的股票,有人告诉我会有一个调整,然后再以更低的价将它买回,因此你最好跟着做,你不会吃亏的。”

  埃尔默用怀疑的眼光看着老火鸡,象其他的提供内幕消息的人一样,情报还未得到证实,就认为是完全可靠的。因此,老火鸡感激地说:“对,哈伍德先生,我不会受损失。”想还着这个老家伙,埃尔默你真好!

  埃尔默说:“唉,你赚钱的时候到了你可以在下轮跌势中买回来,他好像在为老火鸡指点迷津。看不到老火鸡脸上的感激之情,埃尔默又说道:“我已卖掉我所有的股票。”从他的言谈举止上看,保守点估计至少有1万股。

  然而,帕特里奇先生遗憾地摇摇头说:“不!不!我不能那样做!”

  埃尔默叫道:“什么?”

  帕特里奇又说:“我就是不能!”,他非常苦恼。

  “我不是给了情报叫你买吗?”

  “是的,埃尔默先生,非常感谢你,确实我……但是——”

  “且慢!请听我说!难道那种股票在10天内没有上升7个点子吗?是不是?”

  “的确是,很感谢你,好朋友,但我不考虑卖掉它。”

上一页2 / 3下一页
上一篇:第四章 等你知道不该做什么才能不亏钱时,你开始学习该做什么才
下一篇:第六章 考虑大盘,而不是个股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