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E17外汇易 > 外汇书籍 > 聪明的投资者 >

评估方法

发布:2016-06-07 17:08

  在本书的开始部分,作为合理的有效的普通股的选择途径,我对“评估方法”作了阐述。在这一过程中,分析家试图对上市股票设定可靠的价值或者价值范围,以便对所建议的以相对“基本价值”的最低价出售的股票作出选择,我们称之为“区别于传统方法的普通股投资方法”。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方法在华尔街占有越来越重要的地位。在以前,这种方法仅被成功地应用于公用事业股票。(有人认为)这就是可能受影响但本质上充分稳定的收益计划,也就是允许根据期望收益作出的可信的估价。近几年来,估价程序主要应用于工业类的“增长股”。这看起来需要找出一些数学公式,以求出预期收益超过当前收益的倍数。

  标准评估方法包括估算未来7~10年内每股平均收益以及需要一个反映上市股票品质的倍数。这种品质确实能反映更长时间的期望收益,这个期望收益的期限超过了原来可靠估计的期限。的确,这种品质反映了过去收益的稳定性、股利的持久性,尤其是企业管理的信誉等情况。这些因素,在一定程序上,对今后的收益和预期股利的影响起着较大的作用。如果期望公司执行一般的红利支付政策,那么通常不必将预期股利看作一个独立的价值因素。正如我在第15章将要阐述的,股利在决定股价和价值方面的作用正经历着大的调整期,因此作为评估的一个因素,尝试选择恰当的比例作为预期的红利支付是比较困难的。

  这种方法经常会出现两方面的误差:一是出现在为将来的正常年度或3年期估算收益方面;二是出现在将选择的倍数用于生成所谓的“长期普通价”或者“潜在价格”方面。预期股息可以记叙独立核算或决定倍数的因素之一;而评估是根据数学公式的计算得出的,或者是根据过去单股价格和价值因素的等价关系作出的。

  在前面,我给出了两家权威的咨询根据上述方法对30种道.琼斯股票作出的评价。总体上,它们预测了未来4年的收益和股息,并应用收益倍数或复杂的公式来决定每种股票的“长期普通价”或“潜在价格”。后者可能会被认为就是评价或估价,也可能暗示着上市股是否对目前市价有影响。

  在表25和表26中,列出了1959年所作的评价。这是基于1963年或1962年至1964年的情况作出的,并且还列出了1963年的实际结果。在第3章,我们曾经讨论了这些预测中的收益和分红的比例,表明它们在总价中的比例过高;相反,价值或价格的预测与1963年的实际平均价格相比有下坠的趋势,并且在1963年和1964年低于最高水平。

  在以前的版本中,通过比较估价(参照1963年)和1958年12月的价格,我在两个表中给出了一些数据,所列的5种“最便宜”和5种“最贵”的股票也许能说明些什么。我通过1963年的平均价格所显示的结果,研究了这些选择。在总价中,10种“最便宜”的股票是按预测或评估价目卖出的;相对于道.琼斯22%的预付款,按1958年12月的费用,它们会获得超过32%的利润。这是很令人满意的。然而,两个表中所列的10种“最贵”的股票总体在5年里上升了40%。单就以上情况来说,这些好的结果还很难长久地保持。

  1964年评估

  刚刚讨论过的1959年预测,Naess&Thomas和价格线能给我们提供1964年中期的相应估价和头几年的预期值。这些数值反映在后面的表27和表28中。正如前面所做的,让我们通过评价给每组列出5种“最便宜”和5种“最贵”的股票。

  根据1957年至1969年价值线的“潜在价”

  5种最便宜的股票是:联合化学、巨蟒、伯得恒钢铁、联合碳化物、西屋。

  “潜在价”385美元与1964年6月价505美元相比,跌24%。

  根据Naess&Thomas“1969年——长期普通价”

  5种最便宜的股票是:联合化学、ALCOA、克莱斯勒、通用电气、迅捷、沃尔沃。

  “普通价”296美元与1964年6月价300美元相比,跌1%。

0
上一篇:进攻型投资者的证券选择
下一篇:影响资产价值的因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