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E17外汇易 > 外汇书籍 > 聪明的投资者 >

投资计划分析技术

发布:2016-06-07 17:08

  投资计划分析技术

  在1949年于1950年,股市呈涨势时,人们使用各种方法以从股市的周期运动中谋取利润。这些方法被称为“公式型投资计划”。所有这些计划,除了美元平均值情况外,其本质都是当股市涨幅很大时抛售一些普通股。按照这些计划,股市的大幅上涨将导致持有的所有普通股出售;其他的计划则认为,在任何情况下都应维持股票有一个较小的比例。

  过去许多年,当追溯这些方法在股票市场的应用时,是相当符合逻辑的,并显示了优异的结果。但不幸的是,这些方法被普遍采用之时,正是其失去效力之时。在50年代中期,许多公式型投资者发现他们完全或几乎在某一水平离开了股票市场。确实,他们已经获得了丰厚的利润,但从广义上讲,市场在那之后“离”他们而去,他们的公式没有给他们机会以买回一个普通股的地位。

  这些公式型股票投资者50年代的经历和约20年前道氏理论的信奉者的经历相似。在方法的流行之时正是其失去效力之时的情况下,我们用决定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所指示买卖水平的“中心价值方法”时也有过类似的失败经历(这将在后面的章节中间详细解释)。教训似乎是,任何容易在股市上被大多数人掌握和运用的赚钱方法都太简单和太容易结束。Spinoza的总结性的评论应用于华尔街也是一条哲理:“所有杰出的事情都像它们很稀有一样的困难。”

  股市小史:1900~1963年

  自1949年始,股市的行为和过去有根本性的差异。人们可以发现最相似的是1922年至1929年。总结这个根本性差异的方法是陈述,当股市上涨的幅度达到历史最高水平时,降幅也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从1961年12月至1962年6月为27%──比过去任何15年跨度的水平都要高。

  难以置信的是,这一现象持续这么久竞没有结束的迹象,也就是说,这只不过是人们又一次的“超乎寻常的错觉”。我们几乎不知道这真正意味着什么;没人取确定这一暴涨在多大程度上是对股票的固有价值合理的再评价,及多大程度上是投机情绪的高涨,这个高涨最终必须以极端的和痛苦的方式加以修正。

  理性投资者应该了解股市历史上的一些基本事件。他不应想当然地以为1949年以前的任何情况都和现在无关,直到他知道他正在拒绝什么。因此,在表7和表8,我给出了1871年至1963年间股市的一些显著的数据。表7是关于价格波动的数据,从熊市的低价到牛市的高价再到熊市的低价。对于最近的1949年至1963年,我给出了这一大幅上涨时期中的三次主要回落的数据;这三次回落──即使幅度最大的一次出现在1962年──也不应被认为是真正的熊市出现时的下跌。表8给出了基于收益和股息的有关数据,及由此产生的比率。这此将在后面章节中提及。

  在前一版中我强调了“市场的连续性”。我的意思是,如果在前一个牛市的高价位投资者出售了股票,那么他就有机会再以较低的水平买入。根据表7,1942年熊市的所有低价位都比前30年甚至更长时期中任何一个牛市的高价位要低,因此,1942年熊市的标准.普尔平均指数比1901年以来任何一个所记录的高点都要低。

  但在近20年情况就不同了。股市在1946年市场高点以后的下跌毫无疑问反映了真正的熊市,平均值再也没有回到以前(1939年)的高度。更惊人的是,1962年股市崩溃时的最低点是1946年的最高点的2.5倍。很明显,我们已经不能根据过去的经验来预测投资者何时应完全退出股市了。

  最后一个论断并不是说防御型投资者没必要考虑股市的大崩溃,而是说,他不能预测(或可靠地了解)股市何时会崩溃,会有多严重。

  个股的市场波动

  根据以上讨论,我认为,进攻型投资者局限于利用市场周期性波动,在历史低位或中等水平买进并在市场达到历史高位时卖出的方法是不可行的。因此,买低卖高的原理可以更满意地作为个股的主要参考而几乎与一般市场水平无关。

  如果投资者有意投资廉价股,那他就应持续关注廉价股的价格变化,而不是试图在广泛跨越的区间或以时间公式的变化尺度为基础运作最重要的股票。单个股票的廉价性可由在任何时间实际进行的证券分析过程来确定,除非整个股市都处于卖方市场,否则这类股票就能带来满意的回报。尤其是市场相对平和时,它们显示了最好的收益。这时,研究个股会发现许多获利机会。

上一页1 / 2下一页
上一篇:市场波动是投资决策的向导
下一篇:企业估值和股市估值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