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E17外汇易 > 外汇书籍 > 巴菲特传 >

民主党坚定的支持者

发布:2016-06-06 11:04

  巴菲特在罗丝黑尔小学学习时留给人们的总的印象是:“这是个想自己干点事情的年轻人。”在露丝黑尔小学上学时,人们给巴菲特取了这样一个绰号,叫“不洗澡的巴菲特”。这个绰号用的时间不长。这并不是说他和同学们的关系相处得不好,事实恰恰相反,他非常善于与人相处。

  巴菲特的姐姐布赖恩特夫人回忆到,她父亲认为农场里人们所尊崇的价值观念会慢慢灌输到孩子们的心里。巴菲特明白通过努力工作及独立生活来获取知识和智慧的重要性,但是,显然他不是通过从早到晚在农场里犁地耕田获取的;人们说,他对炎炎烈日下繁重的体力劳动从来都不感兴趣。

  “我从没见过他扶犁耕过地,但是,他却阅读了大量的书籍,”布赖恩特夫人说。

  尽管年轻的巴菲特是个数学天才,但是,他对金融的痴迷程度仍让他虔诚、节俭的父亲感到非常吃惊,他父亲对为了积累财富而积累财富没有任何的兴趣。他希望他的儿子有朝一日能成为一名神职人员,但是,他却发现他的儿子对万能的金钱力量非常着迷,像是被其咒语所镇住了似的。年轻的巴菲特不会有真正的宗教信仰。对他来讲,重要的是合理性、事实、数字和金钱。

  巴菲特曾经说过,他是一个不可知论者,因为他怀疑人的心智是否能确切的知道上帝的存在,但是,他说他父亲却是一位非常虔诚的基督教徒。“事实上,在一些问题上,我们两人都相信人类行为的准则应该是怎么样的,以及人类社会应怎样向前发展等,我认为我爸爸和我的看法是非常一致的。”他还说:“在我整整一生中,我从未看到我的父亲曾做过什么值得一些不友好的记者在报纸的头版大肆宣扬的事情。”

  巴菲特家族一贯都是坚定的共和党支持者,但是,每个人又都具有非常独立的性格。当沃伦·巴菲特和妻子苏珊成为民主党支持者后,这件事情让全家都感到非常震惊。因为巴菲特认为在公民权问题上,民主党人的处理方法比共和党人的处理方法要好得多,苏珊在接受《福布斯》杂志采访时说,“这件事情在全家掀起了轩然大波。”

  巴菲特的一位表姐回忆说,家庭聚会都是在有关政治的激烈辩论的氛围中进行的。“他的姐妹同他一样都是高智商的人,”来自俄亥俄州阿克伦城的凯瑟琳·格林说。“在他们用餐时,如果某个人表示要放弃某种政治观点,马上就会有人说‘坚持你的立场’。”

  1993年10月18日,巴菲特在接受《福布斯》杂志采访时说,“我之所以成为民主党人主要是因为,我觉得他们在公民权问题上的观点很大程度上非常接近我20世纪60年代的想法。我不会参加政党路线的投票选举。但是,和共和党人比起来,可能我会投票给更多的民主党人。”

  国会议员巴菲特是这样一个诚实坦率,且在财政方面很守旧的人,他曾将年薪提高额部分2500美元(从1万美元增长到1.25万美元)退还给国家财政部。

  巴菲特非常崇拜他的父亲。由于巴菲特精力充沛,心智早熟,他父亲曾叫他“火球”,意思是说巴菲特是个工作起来干劲十足的人。

  “是这样的。他父亲叫他火球,而沃伦则称他父亲为‘坡浦’。他们俩是世界上最要好的朋友。当他父亲去世时,沃伦哭了三天。”利拉夫人曾这样回忆道。巴菲特的父亲去世时,他33岁,他母亲去世时,他66岁。

  巴菲特和他母亲的关系一直很亲密。有一次,在所罗门危机最严重的时期,他从家乘机飞往纽约,刚好赶上和他母亲在一起,出席巴菲特夫人被内布拉斯加州基督教会关节炎基金会授予“本年度的风云人物”的仪式。“她每年都是本年度的风云人物,”巴菲特开玩笑说。

  当巴菲特还在露丝黑尔学校读书的时候,就发表了一个名字为“马童选集”的有关赛马跑道的内情的简短报告,这个报告告诉人们,在赛马中如何设置障碍以及如何下注。他在他父母居所的地下室里完成了这本小册子的印刷工作,然后以每本25美分的价格出售。他和一个朋友运用数学原理开发出一套赛马中挑选谁是赢家的系统。但是,由于没有营业执照,他们的企业被有关当局关闭。

  巴菲特八岁的时候,他开始阅读有关股票市场方面的书籍,他曾说过,他在六七岁时就对股票产生了兴趣。“我心中一直有这样一种遗憾,那就是我没有早一点开始从事股票。”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对股票市场的痴迷有增无减,他开始绘制股票市场价格的升降的图表。“我对和数字与金钱相关的任何事情都非常感兴趣。”后来巴菲特把股票市场价格的升降图表和大多数偏离对公司做出基本分析的东西都叫做“小鸡走路的痕迹。”

  巴菲特10岁的时候,他开始在他父亲的经纪人业务办公室里做些像张贴有价证券的价格,及填写有关股票及债券的文件等工作。

0
上一篇:出生于股票市场崩溃时期
下一篇:受欢迎的城市服务股票

热门文章